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二苯醚 >

幻想初恋

时间:2020-09-16来源:权握天下网

  文/蒉意

  一)

  校园里法国梧桐的柔绿叶子伸进了三楼的走廊,夏天的味道日渐浓郁。这样的午后,还待在教室里上课,真是一种浪费啊。

  “廖远晴!”

  “到。”走神的女孩站起身,脸颊腾地红了。

  “把课文中心揭示中心主旨的句子读一下。”

  “呃……”她手忙脚乱地翻着书本。左后方的舒雅偷偷报了个数字,女孩马上找到读了起来。

  书声琅琅,清脆悦耳。坐下来,回头一笑,危机解除,心思却再次飞出窗外,飞到另一个校园里那个白衣少年身上。

  他属于这个年纪里大家都会喜欢的男孩,干净明朗、彬彬有礼。女孩们怎么说他来着,说他的笑容像卡布奇若一样温暖人心。

  “我想,不久之后,苏原就会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走进花店,他会给我买一束雏菊……”远晴向舒雅描摹她期待的未来。

  “你喜欢的人叫苏原啊?”

  “嗯,这是个秘密,我听到别人这样叫他。”是的,自从进入大家的视线,他就成了学校女生的话题,但好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

  舒雅没有再追问。她们之间的友谊就是这样,彼此不多言,又最默契。

  周末,女孩们组织了一次海边郊游,远晴和舒雅也去了。

  沙滩上,远晴和舒雅互相做着掩护,她们的泳衣穿在长裙里面,需要脱掉裙子才能去游泳。可是,当远晴蹲在舒雅身边脱衣服时,远处竟闪过那个少年的影子。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呢?远晴毫不犹豫快速地穿好了衣服。

  “你去玩吧,我忽然有点头晕。想坐一会儿。”远晴撒了个谎。

  舒雅跑向女孩子们那里,远晴则在沙滩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白衣少年。

  少年走到不远处的一群男孩子中间。他们似乎筹备了一场小型演出,装备齐全。少年坐到了康佳鼓前,小民谣安静的乐音流淌起来。

  二)

  “嘿,我们去校门口的奶茶店吃蛋糕吧。”电话中舒雅热情相邀。

  暑假,正发愁找不到好理由去学校附近转转的远晴,在电话这头笑眯了眼。

  然而,果真看到柜台后面的苏原,远晴却一句话也说羊癫疯医院不出来。

  “同学,你想要点什么?”一样的话,苏原问了两遍。他胸口的名牌反射着金光,写着他的英文名:Sullivan。

  “两杯奶茶,一份柠檬蛋糕,一份抹茶蛋糕。”舒雅马上接口说,还对着苏原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啦?”找到一个靠窗的卡座坐下,舒雅问远晴。

  “忽然就忘记要点什么了嘛,你和这个店员认识啊?”

  “每次你都叫我跑进来点单,自己站在马路边上看风景,久而久之,我也算这家店的熟面孔了吧。”舒雅说。

  远晴特意坐在背对柜台的一面,这样就可以在玻璃窗上看到苏原忙碌的身影了。可是,每次即将在镜子里撞上苏原的目光时,她就会飞快地低下头。

  “你怎么搞的,最近好像总心不在焉。”舒雅抱怨着,顺手剜了一小块蛋糕上的奶油,涂到远晴的鼻尖上。

  三)

  苏原,四中三年级二班。这是远晴偶尔听到几个同班女生悄悄议论的。至于乐队鼓手、喜欢穿白衬衫、奶茶店柜员,这样的信息就基于她的观察了。

  远晴明显起了变化。去海边时不再和舒雅打闹,而是常常独坐在沙滩上,等待那支可能出现的乐队;如果不是校服日,也恰恰穿了漂亮衣服,她就会从奶茶店门口走过。她执著地胆小如鼠地喜欢着一个人。

  “大家已经升入初三了,中考就在眼前,不要以为时间还多……”老师在课上又老生常谈。快下课时,远晴收到舒雅递来的小纸条:放学后,图书馆见。

  “给你看点东西。”舒雅翻开一本武侠小说,取出一张借书卡。

  远晴惊讶地看到,借书卡的背面,画着一个女孩的肖像:马尾辫,圆圆的面庞,微微撅起的嘴,竟然是她自己。

  “这……你怎么发现的?”远晴倏然合上书本,望望四周。

  “廖远晴,说吧,你在跟谁交往呢?”

  远晴急了,“没有的事儿,你别瞎编啊。”她转身就要走。

  “哎,等等,听我说啊。”舒雅拦下她,“我是在这里轮值时看到的。我查了一下,最近借阅它的人是三班的吴凯瑞——嗯,说了你也不知道是谁——后来我就去逼供,最后他提供了一条惊天大消息,他来还书的前两天借给邻居看过,他的邻居名字叫苏原……”

  远晴像听推理小说似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周口市羊羔疯医院在线预约挂号

  “现在你还敢说从来没有事瞒着我?”舒雅的气焰壮了起来。

  “我……”远晴的心里一团乱麻,不知该感到惊喜还是委屈,“我们都根本不认识。”

  “那容易,我现在就去帮你问问电话号码。”

  “不行不行。”远晴一把拉住舒雅,“你还不如杀了我呢。”

  舒雅嘿嘿笑了,有时逗远晴发急也是件好玩的事。

  放学回家时一如往常,总是先路过远晴家。远晴让舒雅在门口略站站,自己跑进家门,不一会儿抱出一个竹制的匣子。

  舒雅拉开来看,里面是一支再普通不过的圆珠笔,几张奶茶店的收款打印凭条。

  “这是什么?”舒雅问。

  “都是苏原用过的东西。”远晴拿起圆珠笔,“其实我偶尔也会单独去买奶茶的,发现他都是拿这支笔在单子上打钩,用完随手放在柜台上,我就买了一支一模一样的,把它换下来了。还有他会在这凭条上做记号,顾客要不要糖,要不要冰。”

  “天哪!”舒雅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定定看了远晴一眼,深吸一口气,“慢!慢!让我调整一下……你的意思是说,苏原在奶茶店工作?”

  “嗯,就是Sullivan……”远晴小声说。

  四)

  有了舒雅,关于苏原的事,远晴就不用到处竖起耳朵东听一句西听一句了。

  根据舒雅的情报,苏原也同样要中考了,他会填哪个高中?

  “那还用说,一定是星海高中啦。”舒雅说,“他得过奥数奖的。”

  “其实我也一直有疑问,他不好好念书,怎么去奶茶店打工啊?”

  “你不知道四中是全市的教改实验基地啊?专门出怪咖的。吴凯瑞说,苏原申请了一项经营类的社会实践吧,很容易就不用去上课了。”

  “哦……”远晴轻轻叹了口气,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了那么优秀的一个人,这可是她未曾意料到的。她看着手里的模拟志愿表,落不下笔了。

  “有什么好想的啊,换了我当然就填星海啦!还有半学期的时间可以拼命努力呢。”

  远晴想了想,一字一顿地填下了“星海高中”。

  进入寒假以后,舒雅和远晴分别找了家教。奶茶店也好,海边也好,她们都无暇流连了,要省下分分怎么能缓解儿童良性癫痫秒秒的时间战题海。

  春寒料峭的清晨,即使天亮得早一些了,路上还是刺骨寒冷。远晴已经蝉联班级每天最早到校第一名两个月了。这天放下书包,她在抽屉里摸到一封信。

  展开信,A4纸上只有两个大字:加油。落款没有署名,只有一个远晴的侧面剪影。

  课间,远晴在楼道里拷问舒雅,是不是她把信塞到自己课桌里的。舒雅说;“你现在早上多等我一会儿都不肯了,我还有心思给你送信哪。奶茶店那个男生在我们学校女生眼里也算半个公众人物,可以发展的眼线很多啊,反正不是我。”

  “都初三下学期了,他还在打工啊?”

  “人家是天才型选手好不好。”

  时间变得越来越珍贵,远晴所有的努力仿佛都要在剩下的时间里翻倍,连续两次模拟考她都进了年级前十。

  一次模拟考后,远晴约舒雅一起到书店买复习资料。结完帐,远晴却还在店里东张西望。

  “我总觉得刚才有人在看我,会不会是他也来这个书店买书?”

  舒雅伸长脖子,四处打量,“你确定不是题做多了眼睛散光啊?”

  “那……可能是错觉吧。”

  “我听说,苏原已经收到星海高中的提前录取通知书了。你的目标还是星海高中不变吧?”

  “真的?我,不变了!”远晴的双眼闪着亮晶晶的光。

  “我的成绩最多只够上女中啦。”舒雅露出遗憾的神情,“好在女中离星海也不远。”

  对啊,女中,真像是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的名字,原来已经被远晴淡忘那么久了。从初二开始,远晴就暗暗下了决心要和舒雅一起上女中。舒雅喜欢文艺,对于各种画册和游记着迷。于是,原本成绩在班里第一梯队的远晴充满义气地想,我也不要把精力花在的做题上吧,只要保持中不溜,能和舒雅在一起就好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呢?

  五)

  中考结束后,远晴觉得身体里的力气耗尽了。等到同学们都离开了教室,她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一张折了三折的纸条引起了她的注意:第一个返校日结束,我在校门口等你。没有落款,也没有任何手绘图案,字迹匆忙。

  “可能是苏原哦,我该不该去呢?”远晴兴奋不安地把纸条递给舒雅看。

癫痫病患者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

  舒雅的脸上浮起万分怀疑的表情:“你不一直说,要保持这种美好的状态,如果能幸运地在星海相遇,有机会再告诉他吗?”

  “可是,如果不去赴约,他以为我不喜欢他怎么办?”

  舒雅深深吸了口气:“可也不能确定是他写的纸条啊,如果是别人约了你,岂不是会很失望?”

  远晴笑着说:“我还是会谢谢写纸条的人,一直没有打扰我。”

  当远晴在校门口被头发乱糟糟,戴着眼镜的李星叫住时,不禁哑然失笑。男孩推推眼镜:“听说你也填了星海高中?”

  “是啊,因为我跟人约好了要在星海会合。”一番尴尬的沉默后,远晴眨眨眼,“我跟你打听个人,你认识三班的吴凯瑞吗?”

  男孩又推推眼镜:“没听说过,好像三班没有这个人吧。”

  当廖远晴终于坐在星海高中的课堂里时,她才知道苏原并不在这个学校。四中考过来的同学告诉她,他们确实有个叫苏原的同学,不过已经跟移民了。而办事认真的李星也真的去证实了一下,原先的初三三班从来没有过叫吴凯瑞的人。

  远晴细细地回想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舒雅打了电话,约她在初中门口的奶茶店见面。

  多年之后,她们还是会想起这个傍晚,初秋淡黄色的街景,暖意融融的奶茶店里,甜蜜的蛋糕、香浓的热饮、英俊的服务生。

  远晴递给舒雅一张老式的借书卡,“神通广大的舒雅,这是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请你把原来图书馆里的那张换给我吧!”

  舒雅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问,从自己包里翻出了那张神秘的借书卡,递过来。

  “嘿,Sullivan,光顾了你们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中文名呢。”舒雅向柜台后面的帅哥招手。

  “Sullivan,邵力涛。”

  误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远晴一时也理不清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东拉西扯,无心地从这个帅哥跳到那个帅哥,被她这个有心的人听到了一耳朵。而她却没有勇气去问个明白。

  于是整个天地都变了。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上一篇:九寨沟可真美小学生游记作文250字小学作文

下一篇:都市爱情都市里的爱情五味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