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脆蜜馃 >

情归何处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权握天下网

  天气很热,热得人都不想出门,外墙上散发出一阵阵热气,直到天黑,太阳还是那么毒辣。

  洁好多天没有出门了,冰箱里的食物够吃几天,吃完了去超市买,很方便。

  很晚了,所有的电台都关台了,大大的屏幕上全是雪花点。洁关了电视,环视着这个两室一厅装修清雅的家,温馨而静谧,静谧得让她心慌。

  洁不能忍受无声的家,顺手推开窗,窗外四处都是橘黄色灯光,墙角传来蟋蟀的叫声,还有青蛙的鼓噪,花坛的凳子上坐着一对情人正在忘情地热吻,高高矮矮的楼群在昏暗的天空下魅影重重。洁很难相信,这么多的房子里是否都住着人,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洁觉得想这些事情实在是太无聊了,关好窗,坐到电脑前,打开电脑,QQ里女儿留言:“妈,我好忙,赶快过来帮我。”

  这句话女儿都说了无数遍,洁在这个时节,绝不会离开家去女儿家。

  接着QQ上几个图像在跳动,打开网友们的留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熟悉的闲友相约出去喝茶吃饭,洁不想回答,看过后不说话。他们好像习惯了她的缄默,又好像都知道她不愿意说话的原因。时间久了,经常留言的人越来越少,熟悉的人都陌生了。闺蜜都老了,都在为孩子们带孩子,见面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无非都是家里的长短。

  一如从前,洁打开pps,把电脑屏幕调到全屏,开始搜索电视连续剧,她喜欢看风花雪月的爱情剧,爱得死去活来,受尽折磨都不会分开的那种。

  洁总是被剧情中的对话感动得泪流满面,剧中漂亮优雅的男人女人,好像都是她生活中熟悉的人。

  洁最喜欢看某位演员年轻时带着霸气的笑脸,她无数次对他说过,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

  那时候是什么时候呢?很久小孩癫痫发作时有哪些症状?会摇头吗?了,他们都很年轻。

  洁的父母是林场职工,隔壁村子里的孩子都在林场子弟学校读书,他们同班,同桌。

  他穿着破烂衣服,拖着鼻涕,看她时怯生生地。他们的个头相比着往上冒,所以,他们一直同桌。

  他读完小学就下学了,星期天时,林场里的少男少女出去玩,洁看到他在附近的山坡上放牛,有时坐在牛背上,有时站在牛背上,撒开双臂,手上拿着个口琴,看到他们就开始吹口琴。洁最早听到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就是他吹奏的曲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腼腆,跟林场的同年孩子们都那么要好。洁开始懂事,总觉得他的目光带着某种深意。洁高中毕业那天,班上仅有的二十几位同学无缘无故哭得稀里哗啦,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住在同一个地方,毕业了还是一样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可他们还是哭了,哭得很伤心。

  洁记得就在他们快毕业时,有两位同学全家都将搬走,一家回山东,一家回上海。上面正动员他们这些知识分子去农村接受教育。

  洁不想离开父母,不想离开林场,那天吃过晚饭,场部看电影,洁心情烦躁地等全家人都走了才出门。

  他站在她家门口,跟平时不一样,穿着件雪白衬衫,梳着平头,黑黑的脸膛,腼腆地冲洁一笑:“你出来了,跟我走。”

  他拉着洁的手,洁像触电般想把手缩回去,他没有放开,拉着洁到了附近的小路上:“听说你们要下乡,你要求到我们村子里来。”

  “你怎么知道的?”

  “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我都知道。”

  “我到你们村子里来,这想法很好。就怕上面不同意。”

  “那我们结婚,结婚你就成了我们村子里的人。”他说得很认真。

  洁看着他听他说了好多对未来的设想,他说他将来要养很多牛。是的,他就是这哈尔滨哪个癫痫病医院专业么说的。

  同学中很多人都去了其它地方,洁真的就在他们村子里劳动,他每天送她回家接她出门,几年时光过去,洁和他刚满二十一就举行了婚礼,是在他们家那个破烂茅棚里举行的婚礼。

  二十三岁,他们生了个女儿,接着土地分给农户,洁没有四处奔波恢复林场职工身份,那太劳神。林场早就没有实际经济来源,工人没事做,那些老干部都没地方安置,各显神通挂钩到县政府能拿到工资就是本事。他说做农民的妻子同样好,砍了十几棵树,搭了个大大的牛棚,把家里的猪卖了,父母手上的老底子都借到手,又去银行贷了款,去新疆赶了十头奶牛回来,那次他出门将近四个月,洁心里有无数的担心,好在他每到一个地方歇脚就写一封信,有些信等他到了家才收到。

  他们家的奶牛养殖场就这么开张了,随后滚进口袋里的钱真是数都数不清。

  他们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洋房,买了专门带着他们一家出门的小车。没几年,他的家族中的亲戚都跟着开始养殖奶牛,他把奶牛场全部交给了父母,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步,所赚的钱全部压在了房地产上面。

  他的思维非常正确,事业顺风而上,附近有开发不完的土地,而她的时间全部用在享受上面,只要是市里有的时髦服饰,他都舍得让她穿在身上,乡下的房子竖起来了,县城有房子,市里有房子,女儿名下有房子,他从不毫无方向地离开她的视线,女儿十岁,他拿了一张准生证,第二年生了个秀气漂亮的儿子。

  他跟当地的富商截然不同,跟上面打交道只用钱,从不请客,也不应酬,人们好像习惯了他的行事规律,他们的恩爱成了佳话。

  女儿儿子很争气,女儿十八岁考上浙江大学文史系,儿子八岁长到一米六,喜欢体育,特别爱游泳,无条件选进了省少年宫体育学校,专业训练游泳。

  两夫妻每个星期六晚上把儿子接回家,到了星期天下午就有校车来接儿子,洁的事情越全身抽搐,嘴里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病啊?来越少,她的应酬是陪着他四处游玩。

  他的事业顺利,都说是他们相爱至深而得到的回报,他是她的司机、丈夫、是她的天她的地。他们见面除了笑拥,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不快。

  转眼女儿大学毕业,跟同校同学相爱,不等她找工作,那边家里的自家工厂直接聘请她去当少老板娘,那是一家大型丝袜厂,他们去看过,好几百员工。

  儿子经常参加比赛,十六岁一米八五,老师都说他应该去读电影学校,肯定比韩国那些娘娘腔酷多了。

  体校没什么放假不放假的,总是训练。正是这么热的天气,她回娘家看望父母,被几个半熟邻居拉着上桌。下午,看到他的车停在门口,司机下来让她赶快上车,说有急事。她把牌和桌子上的钱给了父亲,让父亲接着打。

  她走上车,看到他趴在靠背上,弟弟坐在旁边,他一把抱住她,伤心地哭泣。她吓坏了,他们相识四十多

  年,他从来没这么哭过。“洁,你要想开来,儿子,儿子……”

  “儿子怎么了?”

  “没事,应该没事,儿子进了医院,应该没事。”他语无伦次,弟弟双眼通红,没有说话。洁不记得她想了一些什么,却怎么都流不出眼泪。小车没去医院,开到了体校,门口好多老师,洁都认识。

  他们随着老师走进泳池大厅,儿子躺在地上,教练跪在身边,还有校医,洁扑过去时,眼睛漆黑一片。老师和校医说了什么,好像是说属于急性脚胫转胫,教练发现不对,跳下水把他托起来,他就这么去了。

  后面的事真的很难记起,都是他处理的,等她醒来时,他坐在她的身边,说儿子已经安葬,他也要走了,再也不会回他们的家,所有的家他都不回,全部给她,随她怎么处理。

  记得弟弟给了他一拳,他的父母也在打他,他只是跪在地上哭泣,双手刨着地面,地上全是血,然后嚎啕着冲了出去。北京治疗儿童好的羊羔疯医院p>

  洁就像瘫痪了一样不能起床,发烧,眼睛直直地望着他跑了,她想起来,想抱着他,不想让他走,他没有转身,她连喊都发不出声音。

  女儿丢下生意陪在身边,洁好起来时,女儿带着她去了她的家。

  女儿让她很忙,帮着打理厂里的一些琐事,来自许多地方的女工们下班之后能说许多笑话,还能说许多地方上某人的不幸和幸运。洁听着,跟着她们笑,好像忘记了过去的事。接着女儿怀孕,女儿喜爱吃家乡的味道,洁每餐为女儿炒菜,全是家乡菜的味道。一年很快过去,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外孙的问世,让洁忙碌起来。

  外孙两个月,洁想回家,女儿女婿买了票,陪着洁回了家,回到了这个全新的家。

  家人包括女儿闭口不谈他,洁对女儿说:“我必须见他,立刻见他。”

  女儿没有说话,带着洁来到附近的村庄,那里搭着一排牛棚,牛棚里养着奶牛。他们走进一户人家,一位年轻的女子怀里抱着个婴儿正在喂奶,他蹲在身边,这情景让她想起了他们的过去。

  他看到洁,笑着的脸上立刻凝结着痛苦,眼泪哗哗的流着:“洁,这是我妻子和儿子,你回去吧,忘了我,永远忘了我。”

  女儿女婿扶着洁上了车,依然沉默。

  洁不再想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有个年轻人走到她身边,陪她打牌,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到了夏天,洁让他走了,一个人关在家里不出门,无论女儿怎么劝说,洁没有去女儿家。洁一个人到了很多地方,漫无目的,在那个秋天,朋友介绍了个出租车司机,几个月之后,司机想结婚,洁抗拒,躲了起来,司机恼怒,跑到她父母家大闹,洁再也不敢接受任何人,又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每到夏天,洁就这么躲在家里,哪里都不去。等到秋凉,才会背上行囊出发,她要寻找一个能让她安定下来的地方。

上一篇:儿童艺术大书:白色版读后感精选_励志文章

下一篇:勉励高考祝福语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