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不贰过 >

东北偏北是围场(4)

时间:2020-10-20来源:权握天下网

  北京突然降温的时候,我接到了母亲从家里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围场下雪了。厚厚的雪,覆盖着县城的每一个角落,是我的印象中围场冬天永恒不变的样子。
  
  离开家在外读书工作十年过去了。每一次在冬天回去,围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大雪纷飞,一样的银装素裹。厚厚的积雪,冰冷的寒气,以及路上深深的脚印和车辙。
  
  围场每年冬天都会下一场大雪,而且一下就是两三天。雪花如棉如絮从天飘落,晶莹剔透,弥漫着整个天空。顷刻之间,山上的树,楼房和平房的房顶,城郊的农田,街边的树全都被白皑皑的雪笼罩着。河东的凤凰山,不见了平时裸露的黄沙和枯萎的灌木,雪白一片,绵延不断,一眼望不到边。大自然就这样,用她那只神奇的画笔,在县城的土地上描绘了一幅雪白的干净世界。有时候我会和同学跑到一中后山那些枝繁叶茂的百年松林旁,看着那些粗壮而又厚实的树干,在大雪的笼罩下依然伟岸地矗立在山坡上,岿然不动。
  
  印象中,围场的雪总是安静地下着,不断的覆盖着路上的痕迹,接着又被人们踩出新的印记。我走过最熟悉的二街,这条街记录过许多美丽芬芳癫痫病我们究竟该怎么做呢和浪漫甜蜜的记忆,围场的冬天漫长,这些回忆,也都伴着洁白无瑕的雪。正因为这样,每次回到这里,都有一种熟悉和温暖的感觉。雪像一个朋友,提醒着我在每一次离开时,不要忘记故乡的风景,故乡的人,故乡的事。围场每年都在改变,我也会有些改变,但当我和围场重新相聚的时候,这个县城依然欢迎我,我也依然愿意依靠它。走在雪地上,我的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便是我与这个县城最直接的交流,而县城,最好的回应就是在簌簌的雪中保持着一贯的沉默。在这样下雪的夜里,在街边那些熟悉的风景的陪伴下,我与县城静静地对话。
  
  我喜欢雪,跟大部分的北方人一样。雪不但可以装扮城市,也能慰藉我们的心。2002年我初次离开家乡时,总是有一种孤单而胆怯的感觉,我在郑州,那个城市没有北方的寒冷和干燥,冬季来临时街头的垂柳依然泛着绿意,这种感觉令我很不习惯。终于,在十二月的一个下午,多年没有下雪的郑州飘起了片片雪花,这种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占据了我的心头,初拉乍到那种孤寂的心情被这场雪一扫而空。这时候我知道,终究我是属于北方,属于围场。
  
  年华似水,十年时间转瞬而过,在这十年里我习惯了相聚和分癫疯病的早期怎么预防别,我既像一只候鸟,又完全区别于它的行为。每逢冬天,候鸟南飞,去寻找温暖,而我却要往北,回到围场,去和围场的冬天,围场的寒冷和围场的雪,作着一年一次的约会。十年中我去过很多地方,很多城市都下雪,但只有围场的雪铭刻在我的心里。大约是因为年年能约会故乡的冬天,雪,也变成了我思乡的符号。无论在哪里,看到雪,便会想起围场。想起家里热腾腾的暖气和火锅,想起和同学一起去雪地里拍照和疯跑,想起上学时候学校组织的雪后大扫除,想起骑着自行车小心翼翼摇摇晃晃的走在溜滑的街头。我的思念,就像随风飞扬的雪片,无论从哪个城市的的天空飘落,都会飘回围场的土地。
  
  我记得刚到围场的那几年,大雪过后,整个县城变得异常寂静。一条伊逊河将县城分为两部分,此时白雪铺满河道,伊逊河顿时变成一条洁净银白色的带子,美得让人有些不忍心踏上去。河边一片一片的树林在雪中变得鲜活灵动起来,依稀光秃秃的枝条也开满了白白的花,朦朦胧胧的,煞是好看。沿着河道向南,渐渐出了县城,透过薄雾,能看见远处村子里的几点灯光,闪闪烁烁的,给这雪后寂静的傍晚带来点点生动。我的同学们如星辰般散落在河道两岸,一个破旧的摇摇晃晃癫痫病人不能吃的食物的吊桥,将我们联系在一起,我们上学、放学、玩耍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从吱吱扭扭锈迹斑斑的吊桥上走过。
  
  上周我回到围场,秋日的山林色彩斑澜,而山下的这条河,这条曾经清澈的河流,傍着偏僻的县城日日夜夜地游走的伊逊河,那条穿过我二十岁之前的大部分生活的河流,却已渐渐干涸。我清晰的记得多年前的那些夏秋时节,都是雨水丰沛的季节,河道里流水盈盈,河堤上的树木葱浓,绿草葳荑,那时候的云朵似乎都饱含水份,连风也格外地湿润。所有的云都归向这里,所有的水都流向这里,河岸边蒲公英黄色的花朵,在阳光下散发着漫天的幽香。
  
  如今裸露在风中的河床,在阳光下呈混黄的焦渴之色,那些石子、砂土和了无生气的灌木丛,随着空空的河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冬季。行走在河边的堤坝上,风卷起河道中的尘土在空中飞扬。我的心一片茫然,我知道,在这干涸的河道旁,那怕我站到地老天荒,我也成不了一棵树,或者一棵草,长不出那些饱含汁液的纷华的绿叶。面对眼底干涸的河流,我的心里只剩下一片干涸的苍凉。
  
  我站在这加固加高了几次的大堤,空旷与萧索一齐涌来。眼皮子下的河流,它的癫痫发作诱因是什么影子一闪而过,然后呈现出来的是河床。在河水退去的大片河床之上,有一些人,开始在河滩里种菜了。据说,那是些下岗或者退休在家无事可干的人。早晨或者傍晚,经常能看见他们扛一把铁锹或者其他农具在其间穿过。在那干涸的河滩上,有一些蔬菜和庄稼出现了。人们没有过多的质问,但我总觉着它们不合时宜得像私生儿来到世上一样。当然,还是有不少人在这里散步,度过他们的黄昏。人们熟视无睹,好像河流里有没有水并不重要。但是,在我的理解中,一条没有水的伊逊河,就像县城失去了它的眼睛。现在的县城,与伊逊河渐渐干涸的河流相对应的,是楼盘的大开发、商场面积的无限扩大和河岸公园的增多。我发现,更多的人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些。伊逊河缓慢的干涸,并没有进入到人们深深的怀念当中。
  
  时光的飞逝、那些无论你知或不可知的经历都会像河水一直流淌一样在发生着,铭刻于心的事情在我们生命的河流里像泥沙一样被沉淀,又被一层又一层土遮盖。有河流的穿过的围场是幸福的,我庆幸自己在伊逊河生命力旺盛的日子里与它相依为伴,我也是幸福过的人。可将来,这条河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终究是我们生命中的未知。(待续)

上一篇:又是一年春节过

下一篇:清供生命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