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其正 >

东流一去

时间:2020-10-20来源:权握天下网

  我早上的一节课被别的“调济”了,我就正好安心。
  
  伏案静读,读的又是一本极好的书,心的“朵颐”为之大快,仿佛渴饮甘霖,宛如饥啖脍炙,办公室里与平时一样的嘈杂与扰攘无需我刻意隔离就自觉自愿地遁于千里之外了。
  
  读兴正浓,再往后翻一页,竟是这本书的最后一页。意犹未尽颇,回味无穷也畅然。早上的,春潮一样滚涌的快意就这样丰盈于心了。
  
  ,还是一派灼灼炎夏的景象,在我怡然掩卷之后,天色顿然倒阴,零碎的仿佛经过了筛漏一般,东一片、西一片地零落在远山。灰的岩崖,黄的土壤,绿的草木,竟也显得柔和而文静。恰逢此时,又停电了,满室的灯光突然熄灭,电风扇也不舍也无可奈何地停止了转动,但凉爽与舒适的感觉并未因此很快消退。这一刻,我内心的感觉是真正的心宽体胖了。
  
  侧眼望去,然后静静地盯住一处。在鳞次栉比的楼宇的刚直强硬的线条刻画过之后留出来的里,有残缺不全的碧绿的树冠,它们的残缺不全是因为高楼强硬线条的强硬的切割。也有裸露着的极富阳刚正气的筋骨和阴柔饱满而圆润的山的肌肤,阳光在这些面目和善的景物上谦和地照着。此情此景,仿佛神性的提示一般,我的心里突然跳出了滔滔大江的样子。
  
  这个想法的确是自然而然地生出来的,也许是我心的感觉很舒畅很洒脱因而把我身体中的潜意识转化为显意识了的缘故吧,畅然东流的江水,正好是这种感觉最合适不过的示现。
  
  我想起的当然是流经小城的大江。
  
  小城很幸运,它处在这条江的上游。大江也很幸运,因为大江的水来自纯净无暇的九寨沟。大江很有活力,因为大江流过的大部分河段的河床相对很陡,江水很湍急地流过这里的崇山峻岭,声色俱厉。
  
  现在正是今年的。
  
  大江有很多条支流,每条支流源头的地理环境不同、土质不同、气候不同、地表状况不同,流出来的水的颜色也就完全不同,但都有相近的很好的水质。因其有不同的源头活水,雨季里的大江就经常在“变脸”,有时,小城里一夜雨声,人们总以为次日的大江一定是浊浪滔天、泥北京医治癫痫病好医院是哪家沙俱下了,却不然,第二天,大江一整天都是清澈如常,依然澄碧,或者依然浅绿淡黄;有时,悍厉的阳光眼都不眨一下地把小城以及周围的大山晒上一整天,日落之后,人们去滨河路散步,早上还清澈文静的江水眼看着就上涨了,就越来越浑浊了,要么翻腾着黑褐的浪,要么翻腾着黄褐的浪,俨然一头突如其来的怪兽,仿佛误入繁华的惊慌不已而要夺路而逃。这时,江水就会浮着渣滓,泛着泡沫,当然也漂浮着五彩缤纷的垃圾。江水暴涨到极致的时候,倚栏而立,竟有从江上扑面而来的寒气,并有水珠溅在脸上,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泥浆的腥气,当暴涨的江水呈灰黑色的时候,江面上则会飘来腐殖质的朽腐之气,也会漂来黑乎乎的粉末状、颗粒状物质、以及干树枝和枯叶,最严重的时候,就有整棵的树木拖着庞大的根系顺流而下,那副情景雄宏又壮烈。大江涨水了,巨响轰然声闻遐迩,雾气寒凉虽晴犹雨,并且伴有堤岸震颤,令人闻而心惊望而生畏。
  
  不出两日,水位回落,水复澄澈,江水好像比此前了许多,了许多,仿佛两日前的奔突跳荡耗尽了它的力气。不过,即便如此,江水却不会因此而停下前行的脚步,非但不停止,反而会更加生机勃勃更加义无反顾地向东流去。
  
  也许是共有的相近的本能,也许只是我独有此好——我爱水,也爱看水,爱看流动的江水。
  
  我对止水从来都是心存畏惧的,即便在我游览天池之类的景区时,我总不大看静静的湖水,而是尽量去寻找哗然而动的活水之源。
  
  流动的活水比之静谧的湖水就大不相同,因为在我看来流动的水像人或者动物一样是活的。
  
  有时候,我会顺着蜿蜒的江流上看,下看,我的和想象力就会随着江水的扭动而浮想联翩而激动不已,也会随着江水畅然无阻的流淌变得无比的舒畅、欢快,我的心里就会生出繁华的感觉、的感觉、的感觉、年少正在的奇怪感觉,我就想引吭高歌或痛哭流涕。有时候,我会静静地盯着江流的某一处,接连盯上几十分钟到一两个小时。那时,我就看浪花,看回流,看漩涡,看水面上名目繁多的漂浮物无忧无虑地跳荡、翻卷。有时候,跳荡、翻卷的东西可能是一片,可能是一段枯木,也可能是一只彩色的凉鞋或者拖鞋,老年癫痫病发作的诱因有哪些我会觉得那些东西在水里面忽然有了生命,它们分明是在翻滚回旋着跳舞,并且兴趣十足乐此不疲。不过,我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看这些意义无多的漂浮物,而是看本身。我仿佛要寻找一朵和先前某一朵浪花一模一样的浪花,好像在等待一个和先前某一个漩涡完全一样的漩涡,尽管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眼都不眨一下地盯着,我竟然臆想我期待的景象应该有出现或发生的可能。当然,我更加知道我产生这样一种疯狂想法的心理根基,那就是我一直无法摆脱的怀旧心理,我也知道我的怀旧真的只是心理上的,从来也没有关联任何财富意义上的实物,当然,这些东西也就根本无法体现在具体行为和能够复制的具体情境对象上,但是,我却愿意这样做,因为我想这样做。
  
  于是,我会因此倚着江水之滨具有古典意味的欧式栏杆上长地站立、长时间地凝视。有几回,当我感觉到我的周围已经变得很嘈杂、很拥挤也很燥热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身体的两侧已经站立着倚靠着许多的人,并且他们都在煞有介事地朝着我凝视的方向目不转睛地看,他们肯定想知道我在看什么也想看到什么,我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看,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盲目地附和我的行为,我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的无聊。就这样,生龙活虎地滚涌流淌的江水就被许多的人一眼盯住,构成了世上最滑稽可笑最百无聊奈的画面。让我更加不安的是,看江水就看江水吧,他们看着看着,还要悄悄偷窥我,他们彼此之间也百思不得其解地交换一下,同时也用很白痴的眼神向周围的人提出一连串谁也不明白谁也无法解答的疑问。我便觉得他们实在多事,我的凝视江水本与他们毫无关系,虽然我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谁,他们对、对别人都有好奇、模仿和探究的权利。但是,我的性格类型早就决定了我是一个“独夫”,我很不盲目地凑热闹的人,也不喜欢别人以无聊的好奇心干扰我的观察和思索。既然有那么多人来看江水了,来盯住江水的一处凝视了,我的存在和行为反而多余,我只好,虽然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凝视什么,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些盲目好奇又盲从的人们在凝视什么。
  
  应该说,静心凝视江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江水和江水上的各种漂浮物无时不在向下游漂流而去,周口市目前治疗羊癫疯的新技术这是谁都愿意接受的事实,并且,好像谁都知道其中包含的浅显的道理,谁都承认,一般来说,凡从某一处流经的任何东西再也没有重经此处的可能和机会,虽然科学意义上大气循环带动水的循环的原理告诉我们,从理论上说,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有些水还是能够故地重游的,然而,固定观念和传统意识一旦形成就很难被颠覆——覆水难收,流水一去不复回,于是,人们依然相信水流完全可以类比于时间的流的,也就是同一滴水绝不会再次流经同一处。在的形式逻辑中,流水是单向性的,正由于此,人们才愿意拿水流来类比时间的单向性和不可逆转性,就是这个道理。若要生动地体会这一点,有一首流行歌是可以帮上大忙的,歌名叫做《的酒》,在电脑前工作的时候听一听,会让人的心为之一动。那是一首极像匆匆流水的歌曲,舒展而流畅的快板,叮叮咚咚,稀里哗啦,步步相随,紧张而激越,乐句与乐句之间仅仅只有抢着换一口气的短暂的间隙,听这首歌会让人觉得,歌曲宣泄的情绪就是时间如江水一般一味流淌、一味前行,无处停歇也无可阻拦,就会让人不由得想到也就是这样不可逆转的流,每分每秒都在跨越万水千山,绕过乱石险滩,跳下悬崖绝壁,一路向前、向前,而前方,正好是升起的地方,每天早晨,第一丝热度和第一缕光明都从那里来。人就会感到,如果生命不向那个方向奔突就再也无处可去。于是,就飞快地流淌,两岸的景色,也仅仅只是景色,原来谁也无心顾及、无暇顾及也无法顾及,一连串所谓的景色也就毫无意义地一闪而过,更多的景色又会接踵而来,然后,问一下,都看到了什么景色,结果谁都说不上看到了什么,大家只记得自己一直在一路前行,一路上险象环生兴趣盎然疲惫不堪。有时候,人们会乐观一点,就说,自己一直在向前飞翔,也认为自己的生命一直在静静地、认真地,也可以认为自己并没有动,而是两岸的景色在向后奔跑,那种奔跑没有什么能够拦得住。跑到后面去的那些叫做景色的东西好像在不断地填充或者占据已经形成的那些形成的空间,那些思想总是被时光的流推向后面,或者和时光的流同向飞奔,也就不得不相信,原来时光流失的方向一直朝着生命后背的方向。
  
  我一直喜欢凝视江水,并且已经凝视了这么多年。
  
  然而,我至今都没汉中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有看到一个和前面的某一个漩涡完全一样的漩涡,也没有看到一朵和前面某一朵浪花完全一样的浪花。当然,这个结果早已在我的预料之中。有没有完全一样的两个漩涡和完全一样的两朵浪花暂不必说,单说一个事实,我首先必须要承认和接受,那就是,我根本没有能力记住前面那么多的漩涡和浪花的模样和大小,甚至我根本就无法测定那些旋涡和浪花的形状和大小,它们就全都匆匆前行了,即便我有时候会在江流的某一处看到一些身不由己的漂浮物在回流和漩涡里翻滚、打转、时沉时浮、时隐时现,初看起来,它们仿佛难以脱身了,仿佛再也走不了了。然而,第二天再去看,江水里那些漂浮物不见了,一些已经随流而去,一些已经搁浅在岸边,如果没有人为的原因或者自然的突变,这一切结局都是江水自己造成的。搁浅的暂时搁浅了,远去的,谁也不知道它们现在身居何处,反正,都走了。漩涡还是漩涡,回流还是回流,江水还是江水,却是非比昨天的漩涡,也是非比昨天的回流,也是非比昨天的江水。总之,一切一切,包括我自己,都是非比昨日了。
  
  除此之外,我还爱看树木的摇晃和云的飘动,因为我的本意是要藉此来看风的,其中的道理和看水一样。
  
  长期以来,我养成的这个习惯让我越来越不喜欢听别人索然寡味的种种说教。我以为,但有闲暇,但有心境,但有必要,就到江水边去看江水,看漩涡,看回流,看水面上五花八门的漂浮物。其实那些旋涡,那些回流,那些漂浮物和时尚的芸芸众生没有什么两样。看过之后,我心苍凉,我心凄惶,我心惊惧,我心,我心激动,我心感伤,但这都不是目的,我只视它们为疗治之伤的良药,也以它们来作人生大树的养料,来作吹动生命之帆的强风。我只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完成一个很有意义的求证:我曾活着,我正活着,并且,我还将继续活着。我的生命如江流一样幸运,也如江流一样富有活力,我应该地跳动,我应该浪漫地流淌,一直流淌。
  
  快下班了,我为自己度过了一个抒情诗一般的早上而心旷神怡,而乐观向上。我要准备下班了,家,是我的生命中的一个永远都会回肠荡气的漩涡吧。
  
  2012-6-23
  
  

上一篇:回家过年

下一篇:命运(五-3)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