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旭日升 >

[海外故事] 机关算尽

时间:2021-10-06来源:权握天下网

  乔思是个私家侦探,可近来生意出奇的差,一个月几乎没有一个客人上门,而他的同行杰夫却门庭若市,生意很好,让乔思嫉妒得要死。老是没生意,乔思坐不住了,再这样下去非喝西北风不可,可是没有客人上门,总不能上街去拉客吧?忽然,乔思脑子灵光一现,对啊,我为什么不能上街拉客,主动出击请客人上门呢!要主动出击,拉客上门,乔思不由自主地首先想到了老主顾戴尔特。
  
  戴尔特是个有钱人,乔思过去很成功地为他代理一些案子,两人因此成了朋友。戴尔特的老婆安娜年轻漂亮、风情万种,心胸狭窄的戴尔特生怕安娜会偷偷背着他跟别人交往,处处小心防范,还偷偷给家里电话安装了监听器,监视妻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既然要主动出击,拉客上门,看来戴尔特是最好、最容易被拉上门的客人。
  
  这天傍晚,乔思神神秘秘地来到一个无人值守的电话亭,左右看了又看,确信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后,拿起听筒,拨通一串号码,然后捏着嗓门,用伪装的声音对着话筒说:“亲爱的,最近怎么老没你的消息,你躲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又有新情人,把我给忘了?别忘了,我跟你可是多年的老相好、老情人,我们的感情比海深、比水长,山崩地裂、海枯石烂,永远不会改变。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会为你去死。”
  
  结婚前,安娜本来就是个交际花,私下有不少男朋友,结婚以后被戴尔特关在家里,早就憋得难受,现在忽然听到这么个电话,令她怦然心动、心花怒放,但一时又猜不出是谁来的电话,不敢贸然对答,只是在电话里嘿嘿笑着。乔思目的已经达到,不敢恋战,忙对着话筒说:“你放心,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完,乔思忙放下电话,迅速离开。不出所料,第二天晚上,戴尔特一脸愁容地走进乔思的侦探所,忧心忡忡地说:“乔思,我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我妻子竟背着我跟她的老情人勾搭起来。”
  
  乔思怔了一下,故作惊慌地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过去那么长时间她的一切都在你的监视之下,也从没发现什么问题,现在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一定是你神经绷得太紧,过于紧张所致,看来你得去看心理医生了。”
  
  戴尔特阴沉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一盘录音磁带,递到乔思手里,冷冷地说:“你听听就什么都知道啦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点?。”
  
  乔思把磁带放进录音机里,按下放音键,录音机里流出一串声音来:“亲爱的,最近怎么老没你的消息,你躲到哪里去了……”乔思听后暗自高兴得意,自己伪装后的声音果然不同凡响,就连自己都感到陌生,别人就更难辨真假,绝对不可能想到这竟是他乔思的“杰作”。乔思听完录音,长叹一声,愤愤地说:“想不到,你太太怎么干出这样的事,太不可思议了,她辜负了你对她的爱。”
  
  戴尔特气愤但又坚定地说:“我一定要查出这个给我妻子打电话的王八蛋来,然后请个杀手把他给杀了,以绝后患。”说着,戴尔特把一张银行支票交到乔思手里,低声交待说:“这事我全权委托你来调查,一个月之内给我弄个水落石出。但是,无论结果怎么样,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如果让安娜知道我在偷偷监视她,她非要跟我离婚不可,我可不能没有她,更不能看着她被别人挖走。”
  
  乔思看看手里的支票,欣喜若狂,戴尔特真是大方,一出手就给了一万块钱,看来主动出击、拉客上门的战术首战告捷,成效显著。接下来时间里,乔思漫不经心地东查西找,像是很忙碌、很专注的样子,当然这都是做给戴尔特看的。一个月后,乔思把戴尔特请到侦探所,然后胸有成竹汇报着他的调查结果:“戴尔特先生,接受你的委托之后,我经过认真缜密调查,发现这个是误会,就是说那个给你太太打电话的人,一定是记错了号码,把打给他情人的电话错打到你的家里,让你虚惊一场。”
  
  戴尔特瞪着眼睛,盯着乔思看了又看,疑惑万分地反问:“乔思,你该不会因为没办法调查真实情况,就用这些话来糊弄我吧?”
  
  乔思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哪能啊,你我既是生意伙伴,又是朋友,我怎么可能糊弄你。我说这是场误会,原因有三:一是那个电话打进来时,连你太太叫什么都说不出来,说明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二是自从那个电话以后,再没有这样的电话打入,如果是情人的话,绝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再通电话;三是经查那个电话是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显然打电话的人连手机也没有,是个穷人,你的太太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一个穷人呢。再说,我之前又调查了很长时间,你太太几乎没有跟任何一个陌生男人来往过,怎么会忽然冒出情人呢?显然,这是个误会。”
黑龙江专治癫痫医院   
  乔思的分析头头是道,滴水不漏,让戴尔特不得不心服口服。但是戴尔特还是心有余悸,半信半疑地说:“看来这可能是个误会,但愿这样的误会以后再也不要发生。”
  
  就这样,乔思通过自编自导自演一出主动出击、拉客上门的好戏,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一万块钱,还把戴尔特给糊弄得信以为真,着实让他兴奋不已。可是,轻易到手的钱很不经花,加上又没其他生意上门,乔思很快又成了穷光蛋,看来还得主动出击才行。
  
  再次主动出击,乔思当然还是选择戴尔特,毕竟是老熟人,轻车熟路,得手容易。乔思故伎重演,又用公用电话亭冒充情人给安娜打了个电话,只是这一次比上次更露骨、更煽情、更容易让人怀疑,当然在电话里安娜也信以为真,激动不已,甚至还许诺要找机会与其见面幽会,重温旧情。当然,乔思同时也把对付戴尔特的办法设计得更加天衣无缝、精彩漂亮,只等着戴尔特上门求他了。
  
  第二天,正如乔思所预料的一样,戴尔特满脸忧郁、长吁短叹地走进了乔思的侦探所,乔思笑脸相迎,热情地说:“戴尔特先生,看上去你的气色不怎么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戴尔特深深地叹了口气,把手伸进了口袋里,正准备掏那盘录音带时,忽然他抬头看了看乔思冷清落寂的侦探所,眉头一皱,深思了一下,苦笑着说:“没事没事,我很好,我就是随便转转。”说完,戴尔特站起身来,转身走出门去,根本没有把本来应该托付的事说出来。看着戴尔特的背影,乔思仿佛一下子坠入冰窖里,浑身冰冷冰冷的,精心设计编排的好戏,大幕还没有拉开呢,怎么就这么结束了?生性多疑的戴尔特怎么没有把委托他的事说出来?不过,很快乔思又恢复了自信,自己如此精心策划的戏,一定会上演的,虽然说不清刚才戴尔特欲言又止的原因,但是相信他迟早还会找上门来的。
  
  可是,乔思错了,戴尔特离开后再也没有进过一次他的侦探所的门,好像根本没有那档子事似的,让乔思百思不解其中的原因。戴尔特不上门,乔思就没有生意没有收入,日子又陷入入不敷出、吃了上顿愁下顿的困顿之中。乔思坐不住了,看来要让戴尔特找上门,还得不断主动出击,不断给他施加压力才行,逼着他找上门来。于是,乔思又连着几次冒充情人给安娜打电话,精心策划的武汉那个医院看癫痫病好了电话内容一次比一次更让戴尔特疑心病爆发,坐卧不安。当然,乔思自我保护意识特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尽管乔思不断加大力度,几次三番地冒充情人给安娜打电话,逼着戴尔特上门求他。可是也怪得很,戴尔特好像故意跟乔思较劲似的,稳坐钓鱼台,任凭乔思再怎么逼,他就是不上门找他,这让乔思十分恼火和不解。
  
  这天,杰夫忽然来到乔思侦探所,进门后先是礼节性地与乔思握手拥抱,然后不住地长吁短叹。乔思笑着问:“杰夫老兄,你的侦探所顾客盈门,生意兴隆,让我羡慕得眼睛流血,现在怎么这个样子,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杰夫皱着眉头,叹息地说:“那个戴尔特,他老婆的老情人连着给她打电话,与她旧情重续,戴尔特气急败坏,非要查出那个打电话的家伙,还把调查的活儿委托给了我。可是,我把所有手段都用上了,可一点线索也没有,电话还是连着不停地打,没有规律、没有线索又无法向安娜取证,真是急死我啦。戴尔特说了,我再不完成任务,他就要收我的高额违约金。实在没有办法,我是来向你请教的,请你帮我一把。”
  
  原来如此,难怪戴尔特没委托乔思,他一定是看乔思这里没有顾客光顾,门庭冷落,嫌乔思水平低,另请杰夫去了。乔思气得牙根酸痛,但又不敢表露,只得敷衍着说:“谁不知道,你杰夫是有名的大侦探,这点事对你来说小菜一碟,手到擒来,早晚一天那人会让你抓到。”
  
  杰夫听后,知道乔思不肯帮忙,只得叹息着摇头离开。看着杰夫的背影,乔思冷笑几声,心里狠狠地说:“好戏还在后头,我让你们累死也别想查出个所以然来。”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乔思又一次偷偷来到电话亭,他就是要在这个时候再给安娜打电话,给戴尔特和杰夫乱上添乱,看你们最后怎么收场。乔思找了一个很偏僻的电话亭,环顾四周,确信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后,长吁口气操起电话,心说这回一定要在电话里多说话,说更多的露骨煽情话,把更多的麻烦留给杰夫和戴尔特。电话接通,乔思用伪装的嗓门,动情地说:“是你吗安娜,亲爱的……”
  
  接电话的正是安娜,她显然已经默认了这个多次来电话却又没有见过面的老情人,情不自禁地跟乔思聊了起来,电话里乔思和安娜你来我往,正北京癫瘋軍海坜癲臻勊热火朝天地聊着谈着,跟一对老情人谈情说爱毫无二致。正当乔思投入地与安娜通电话时,忽然几个人把乔思包围了起来,有人大喊:“乔思,你演的戏该收场啦!”
  
  乔思一怔,手拿着电话愣怔着不知所措,也忘了电话那头的安娜。乔思定睛一看,面前站着戴尔特、杰夫和几个警察。乔思一下子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精巧策划、导演、主演的主动出击戏,竟会以这种方式落下帷幕。不过,乔思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根本不可能让人察觉,可是现在怎么让人捉个正着呢?
  
  看着乔思疑惑不解的样子,杰夫哈哈大笑地说:“自从我接手这事后,一直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但是,后来从几次电话录音里,我反复试听后,最后竟从那声音细微之处怀疑有点像你,当然你伪装得非常出色,我也只是凭感觉怀疑,甚至可以说走投无路时的瞎想。但怀疑只是怀疑,而且你又是个私侦,反侦探能力特强,不抓到你的把柄,很难让你低头认罪。知道我今天去你侦探所干什么吗?”
  
  乔思茫然地摇摇头,杰夫走过来抓起乔思的衣角,摆弄了一下,说:“看到没有,今天我找你,借跟你握手拥抱之机,趁你不备把这个东西——微型跟踪定位器贴到你的衣服上,目的就是要监视你。刚才就在你又打电话时,我们通过仪器跟踪现场并抓到了你。跟你说实话,这叫主动出击,干了这个活儿,有时候就得这么做,请你原谅我的无礼。”
  
  乔思耷拉起脑袋,心里很不服气地说,自己精心策划主动出击,最后又让杰夫也给用上了。这时,戴尔特走过来,冲着乔思大骂起来:“乔思,你这个大混蛋,本来我把你当成朋友,还付给你高额报酬,让你帮我监视我太太,没想到你竟打起我的主意,让我整天心神不宁,坐卧不安,你说说,你究竟安的什么心?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还没轮到乔思回答,电话那头安娜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在电话里哇哇叫起来:“好啊,戴尔特你竟敢监视我,我要跟你离婚,坚决离婚!”
  
  戴尔特听到这里,忍不住扑向乔思,叫道:“乔思,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一旁的警察一把拉住戴尔特,把明晃晃的手铐铐在乔思手腕上,说:“放心,到法庭上他自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不劳你动手!”

上一篇:亡在“优势”中

下一篇:不在爱情中走重复的路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